2008年12月24日星期三

九娘的回忆

九娘 零零星星的记忆

外婆,又称为九娘。我常跟她聊天,她总喜欢说起以前的故事,以下是我从她口中听过的故事,零零碎碎,但对她来说,应该算珍贵吧。或许,这些听起来都很平凡,但我不想失去这些记忆,这些是她所告诉过我的回忆,我记得的就写出来吧。

1) 九娘小时候住在“八间宅”(bek keng ngah,现在已经被政府保留起来了,因为是战前的建筑物)。九娘的母亲和四姨婆的母亲是结拜姐妹,所以就依靠他们罗。

2) 九娘年轻的时候,长得很像外国人,所以大家都叫她“Amo Zabor”。

3) 她有一个很亲的哥哥,为什么叫很亲呢,因为是同父同母的。她本来应该有一个很亲的妹妹,不过已经给别人了。

4) 九娘不敢骑脚踏车。这是因为小的时候,她的朋友招她去踏脚踏车,而且还说她们会帮忙看着她的。结果,她们越骑越远,把她远远地摔在后头,结果她一不小心就翻车了。当时,还有一辆车差一点就撞到她了。那个司机还下车来骂她『要死啊!』从此以后,她就不敢踏脚车了。

5) 九娘只在照片见过她的亲生父亲,据她所说,她的亲生父亲过后被人家下降头,然后在船上杀人,过后被人家抓去监狱关起来。

6) 九娘的母亲过后跟了一个潮洲公,然后他们一家四口不知道在哪里安定下来。潮洲公不喜欢九娘的哥哥,所以总是打他。然后,潮洲公就和九娘的母亲生了三个弟妹。过后,就搬来老家,也就是我现在住的家。

7) 潮洲公因为嗜鸦片嗜得太严重,过后就死了。过后九娘就和她妈妈担当起了养家的责任。她们两个就架起档,卖鱿鱼来养活糊口。

8) 九娘说,那个时候的日子难过,又要忙内又要忙外,佳节做糕去卖,也只有在重要的日子才有鸡吃。生病的时候,就只能吃手标药粉。对了,她说过,那时候,对面有一个老姨,只要她头痛生病的时候,就会拿药来帮她按摩头部。

9) 九娘说过,她本来不打算嫁人,只希望单身过活。

10) 我不懂她是怎么成了外公的小姨。据她本人来说,她是不甘不愿嫁过去的。外公的大老婆当中也有帮了一点儿忙。

11) 过后她就生了大舅。她说,那是一个很痛苦的经历。熬了两个晚上才生出大舅。那个护士在那儿骂个不停:『你还不生,再不生就要死了啦!』

12) 九娘很疼大舅,她说,大舅小时候,他们两个常一起去看电灯戏(应该是那种投射在大白布荧幕的戏,我小时候看过)。

13) 九娘说,外公很少来找她,毕竟他是别人的老公,她也不可以有何怨言。偶尔,她还会听到别人骂别的小姨:『小姨lok!』虽然,不是骂她,但她心里也是很难受。

14) 后来,九娘就生了妈妈和小舅。然后,她就跟外公一起卖福建面。她说外公很喜欢骂她,当他骂她的时候,她就别过身走去,她不要跟他吵。所以,外公常对别人说:『我这个老婆很好的,没有脾气,我骂她的时候,她就会走开不跟我吵。』

15) 接下来,她就生下了小姨。当时,她的经济状况很糟,外公又不大能给钱,家里又有三个小孩要养。有个印度护士就说要出钱买下小姨,她就说考虑看看。过后,幸好没把小姨给卖了,因为爱兰姨说服了她。虽然,我不知道谁是爱兰姨,但听说是住后面的一个老姨。

16) 妈妈抱几个月大的小姨时,抱不稳,把小姨摔在地上,外公气疯掉,拿着藤条追妈妈追整个村子。然后,他不幸跌到了,病后几个礼拜就死翘翘了。那个时候,九娘,就只剩下自己,还有一群小孩子。

17)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依然很困苦,九娘早上去跟人家洗衣服,下午则去恒毅中学外面摆冰水档。

18) 大舅读完小学六年级就不读书了,整天带着一大群流氓pia tin来pia tin去。九娘当时很担心,她说:『每天看他拿palang刀去pia tin,我就只能一直抖,然后据只能去拜angkong祈祷他平安回来。』

19) 『你妈妈就比较乖,十二岁后就去刮lao hao pui,虽然书读不高,过后还是顺利找到工作,每个月还给我钱呢!』

20) 小舅的坏跟大舅差不多,不过他们都是在外面坏而已。小舅脾气也很不好,在外面也没什么人敢得罪他。很多人都跟九娘说,你的两个儿子,在外面几坏到几坏。

21) 大舅在一次pia tin后,被警察追到来家里,虽然他躲在屋顶上,但还是被秋出来了。过后的两年,九娘就得常常去监狱那儿探望大舅。

22) 过了几年,九娘的儿女都长大了,成家立业了,小舅则是唯一一个还未娶老婆的。当然,九娘还是一样操劳。这个时候,她就住跟我妈妈和大舅(Island Glades 那里)。她还是任劳任怨地打理整间家,帮儿女、媳妇、女婿和孙子洗衣服。

23) 九娘不懂为什么撞到头,我只记得那个时候,她的头留了很多血,她就拿lohtan(香尘)猛塞着,过了几天竟然好去。

24) 接下来,我想是九娘最痛苦的记忆吧。她的哥哥先死了,接下来就是她的妈妈。她妈妈死的时候,她哭得死去活来。虽然当时后,她妈妈已经很老了,但离别仍然是感伤的。我想我还不能够体会她那时候的心情,毕竟她们相依为命几十年了。

25) 再过两年,小舅吸毒身亡。九娘再次受到很大的打击。那个时候,就真的是白头人送黑头人。家里的一切都仿佛另她想起小舅。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一谈到小舅,她的泪就流下来了。她说,小舅对她很好,出门前就会往她额头亲一下,她饿了也会买食物给她吃,又很照顾她。

接下来她就跟我生活在一起了,那些我会在别的文章提到。九娘的回忆,应该就到这里吧,对了忘了补充,她说过她妈妈是13岁的时候来马来西亚的,而且是来自福建诏安,而她妈妈在中国有一个弟弟,不过应该是已经失散了。还有,中年期的她,有金牙齿,还有就是她又被称为“loh kah ee”(loh kah = 脚长的意思)

1 条评论:

阿樂 说...

九娘
她是個很健談的人

雖然只看過她一次
但是
她的熱情是可以強烈地感受到的
她的孫子
會帶著她的故事和回憶走下去吧
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