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31日星期一

告别 2007



曾经以为
这一年 绝对是
漫长又烦闷的一年

2007被盖上SPM
我的偏见也从那刻开始

对于年头的记忆
停留在我生日的前后几天
感谢当年为我庆祝生日的朋友
蓦然回首2007


认识了很多
新网友 新朋友

有些来了迅速离开
有些不慌不忙地留下痕迹

我不想遗忘
那一段生闷气的日子
那一段讲电话的日子
那一段赌气的日子
那一段讲笑话的日子

论坛和部落格
五月和九月
不一样的转折点

今年的校园生活
没有太大的起伏
平平无奇

下半年时期
压力变大了 考试的阴影
笼罩校园
还有最讨厌的雨天

和不喜欢的人谈了恋爱
喜欢的那个当我好友
这样的延续崩溃了
我 还是回到了起点

秋天的味道在年底闯入了校园
那一丝丝的离别气氛
弄得大家都很不舍得

2007 拜拜
除非时光倒流
已经没有再见的时刻

2007年12月27日星期四

电器



已经很久没跟你聊天了
三个月了

我有时在猜
你是不是偶尔会
上来我的部落格逛逛

我常上你的部落格
看看你生活的一点一滴

你最近过得怎样
还好吧
看来你每天都很开心

已经没有再聊的勇气了
或许 对你来说
也没这个必要了

现在打这篇文章
一点都不沉重
遥控器和电视机的故事结束了

回归现实
那不过是一场梦

谢谢你 把它弄得很甜

2007年12月25日星期二

圣诞前后

圣诞节的脚步声要到了

各大购物商场往往是前锋
他们打造了圣诞节的气氛

耳熟能详的圣诞歌
传遍大街小巷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to buy more

x x x x x


那一夜
一群天使造访了我家

他们虔诚地祷告 赞美神

年轻的圣诞老人
给了我一把糖果
我 是小孩子吗(笑^^)

目送他们离开
虽然我不是基督教徒
但 我懂得尊重

x x x x x

一眨眼
圣诞前夕就到了
亲眼见证了政府部门的办事效率
早上11时 等到 傍晚6时
圣诞前夕 = 我在政府部门的日子


晚上很疯狂
年轻人的狂欢
掩盖着整个Gurney Drive
大家 放肆的玩乐


被污染的海洋
是最大的遗憾

这一夜
我的角色是奸商

x x x x x

『圣诞快乐!』
开始了这一天

『生日快乐!』
给某个要移民去澳洲的朋友

平平无奇
依然没有礼物

圣诞节 祝你快乐

西方的节日
我们最落力地庆祝

2007年12月23日星期日

旅游日记 (一) 云顶

先声明,节奏感很慢,没什么搞笑或惊奇,我只是想为我的旅行作出记录,如果你受不了的话,就不要看下去罗^^

经过一番准备,旅行的那个夜晚来临了。
我们付了钱的东西:
从Penang去云顶的Bus
First World Hotel 一晚
Malaya Hotel 两晚
人物:我、920830、奶妈和人中之龙

x x x 17/12/2007 10.00 p.m. 至 18/12/2007 清晨 x x x

夜旅行

那个夜晚,我们带着动荡不安的心脏上了旅行巴士。刚开始时,那辆巴士很冷清,除了我们以外没有别人。 过后,有几个年轻人上了巴士,巴士就启程了。在这两个小时内,这辆巴士显得很空荡。脱下耳机,可以很清楚地听到周围空气迅速流动的声音。在北海的车站里,有一群人上了巴士并填补了每一个空位。坐在我们前面的搞笑三人组真的很吵,他们把握机会、充分地搞笑和尖叫,就像整量巴士是他们的。其中一个女的带着两个手机,不停地响,然后喜欢大大声讲话。其中一句令我狂冒冷汗的是:

『如果进入赌场她们check我,我不知道几高兴,证明我看来像21岁。』

过后他们有安静下来,毕竟乌鸦也有睡觉的时候。天上没有很厚的云层,只有晴朗的夜空。繁星陪伴着不知该称为上半月还是下半月的月亮点缀了深蓝色的天空。我不是很懂得看星星,不过我认得出其中常常一起出现的三颗星。又是这三颗星星陪伴了我整个夜晚。没错,这整个夜晚,我没有睡到。我数了好几次的路灯,听了很多首歌... 依然睡不着。就连特地准备了的‘催眠曲’系列也很明显是徒劳的,害我被奶妈当笑话。

x x x 18/12/2007 清晨 至 中午12时 x x x

啊,那座山

大约六点左右,我们就到达了云顶。当巴士进入云雾内时,一阵寒气侵入了车内。踏出巴士后,迎面而来的寒风真的很冷,穿了外套还是很冷。这是我第三次来到云顶,也是有史以来最冷的一次。外边的一切都被云雾包围着,仿佛到达了‘仙境’,呵呵!


我们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不停地发抖,然后就跑去First World的Loby。由于我们都长得很嫩,
在拿酒店号码时,我们被逼出示Authorized Letter和身份证,才可以顺利过关。拿到的纸上显示我们要到一点左右才可以Check in,吓傻了我们[当时6时半左右]。行李当然是寄放在‘行李寄放处’,而身体当然是到处游荡。我们所做的第二件事就是去寻找售卖从云顶到KL的巴士的Counter。然而,所有的Counter还在关闭状态,我们只好去Marry Brown葬一葬我们的五脏庙。

吃饱后,我们就去卖Themepark Ticket的Counter傻傻地等。我们排在长龙的龙头,好容易等到Counter开了。这时候,Counter里的员工泼了我们至少3公升的冷水:暂时不卖Outdoor Ticket,因为heavy mist。算!我们忍!

我们就无所事事地游荡到了云顶的电影院。我们找到了一个空的桌子和四张椅子,就扒在那边睡觉。
假睡了大约两小时左右吧,朋友SMS我:由于Heavy mist,现在可以用Outdoor的价钱买All Parks的Ticket。所以,我们就买了Ticket,玩了几项白痴的Indoor games。间中,我们玩了一个叫motion什么鬼的东西。在那游戏里,我们被安置在座位上,然后戴上眼镜,看那个所谓浮出来的荧幕。由于那个座位不停地摇动和那个眼镜所带来的困扰,我和920830都觉得想吐。玩完那个后,我们不禁觉得上了宝贵的一课:下辈子再也不要玩这白痴的游戏了。

由于被摇得太厉害了,过后我走路时简直像在宇宙间漂浮。[众:『什么烂游戏!』]过后,我们在排长龙玩一个游戏时,又被人家插队。三个很LALA的海鲜妹跨栏而过,直接插在她们朋友中间,完全无视后面的长龙!接着她们摆出很‘海怪’的脸,看来她们的海胆量非同小可,我们只能感叹大海的伟大及创世者的创意。过后呢,我们终于挨到午餐时间了,我们就去吃了Pizza Hut。

x x x 18/12/2007 中午12时 至 傍晚 6时x x x

美丽的误会

吃完Pizza Hut后,就差不多到1点了。我们去到Loby时,荧幕显示的号码已经超过我们所持有的号码。三条斜线冒在我们的头上,‘怎么办?!’

『都是你害的!看什么鞋子!』人中之龙被猛K ...

经过一番折腾,我们终于滚进了旅店的房间。暖暖的房间感觉真的很棒,于是我们就懒得出来了。这个想法虽然很白痴,不过仍为人之常情。于是,我们高高兴兴地赖在床上赖到了三点半左右吧。然后,我们才带着依依不舍的身躯滚出去外面。

我们出去外面玩的东西竟然是... 踏船。很惊人吧?这是因为去年我和920830没踏过,我们天真地以为会很好玩... 于是,我们就排起长龙,然后我在这个时候狂自拍!完全无视他人的眼光!我想我又进步了!
我和人中之龙
我和奶妈

玩过后,可想而知,我们都很想吐... 越来越不舒服了!我们还真容易昏船!不知谁发明这玩意,只是踏来踏去都不知道什么好玩!当我们要去玩Roller Coaster Flying Dragon时,

『那个Flying Dragon不能玩了,不用去了』 一个陌生人跟我们说。
『怎样?还要不要去?』
『他可能骗我们的...』
『你看!有人下来!一定是他骗我们的!』

我们死都要过去看,结果这一切都因为Heavy Mist而被关了。唉,天不作美,没有大鼻子这样美。我们过后又看到那个好心通知我们的‘骗子’,我们真的很不好意思。抱歉啦,不说谎的骗子!

接下来的时光就在迷迷糊糊中度过了... 当回过神来时,我已经在旅店里休息。

x x x 18/12/2007 晚上 至 午夜 x x x

为老不尊

我们在旅店里大开小型XX。
『不玩了啦!一直输!』
『赢的请吃啦!』
『请吃冰淇淋!!!』
『好... 』

于是,我们下来游荡!一边舔着冰淇淋,一边观看周围的人。老实说,这里真的没什么好走的,也没什么好讲的,于是我们决定回房[改变得真快!]。这个时候,人中之龙说他要买KFC。由于队排得很长,我们决定丢下他一个人。
『你等下自己回去!』
『我会迷路...』
『骗人!那我要吃一点点你的KFC』
『我也要!』
『那你们可以回了... 』
『好我们真的走了』
『不要啦,我真的不会回...』

于是,我们便很有耐心地等。我还拿了吸管,准备等下直接插进人中之龙的饮料喝个痛快。事情往往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顺利,状况发生了。

排在人中之龙后面的欧巴桑一点一点的往前移、慢慢地移向人中之龙的旁边。等到人众之龙到达柜台时,她已经跟他平行了。接下来,柜台的小姐问:
『Who comes 1st?』
『SAYA DULU ! 』
那个欧巴桑比人中之龙还要快地叫了出来。我们看着她,真的是都被吓傻了!
人中之龙瞪着她,然后把KFC的号码牌丢掉,就走掉了!我们陪着他走到门外,然后就越想越不爽。
『我很想回去骂她!!!』
920830就真的跑回去骂那欧巴桑,不过那个欧巴桑根本无动于衷,稳如泰山地吃她的食物。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中年人就可以插队吗?以下是这位欧巴桑的背影。


就是这位穿白色衣服、大臀部的死老姨啦!过后,我们都滚回酒店。我开始感冒了,鼻涕流不停,就像忘了关的水龙头一样。我把卫生纸塞进了鼻子,就这样睡着了。过后,听说由于卫生纸的关系,我发出超级大声的鼻鼾声,吵得920830和奶妈迟迟才入睡。哈哈哈

这一天,可以说是一切还顺利,感谢老天的保佑。

2007年12月17日星期一

旅行前记



窗外依然下着毛毛细雨
今晚 我要去旅行了

我不懂
忧虑是不是多余的
希望雨可以停
希望明天是晴天
希望会成真吗

很清楚自己
是个很难入睡的人
这漫长的夜晚
我将在旅行巴士里度过

准备好了mp4和手机
发闷的时候
至少它们可以陪伴我
当然 我也可以数一数路灯

云层好厚
看来今天是看不到星星了
然而 看不到 不代表
星星不存在

压抑着过度兴奋的心情
陌生的城市
我来了

祝自己
一路顺风

2007年12月15日星期六



人们常说
岁月不留人
时间不留人
自己 又留不留人

还记得这故事吗
下雨天留客天天留我不留

留不留人
是两方面的
屋主愿不愿 挽留
以及路人愿不愿 停留
单方面的诠释只会造成误解

在17年里
不管愿不愿意
我还是从我的生命里送走了很多人
同时也留了很多人

送走了人
却送不走他们的脚印
曾经轻盈的脚印
沉重地烙印于心底

人走了 回忆留下了

一年前的某人走了
留下了三个韩国字

看到自己曾经学写的这三个韩国字
遗憾的美好
我想 我懂了

我会学着去珍惜
每一个 留着的人

2007年12月13日星期四

寂式自爱法则



熟悉的镜子里
青春痘又多了好几粒
干燥卷曲的头发
带不走我的笑容吧
嘴角依然往上扬
这才是我的样

下午才冲凉
只因为懒洋洋
每天走在大街上
看不过眼别人装得很在行
不吃酸酸的橙
因为我就是这样的人

郁闷的时候 喜欢上网
开心的时候 喜欢装酷
伤心的时候 喜欢听歌
冲凉的时候 却爱唱唱歌

做作Lansi死不认输又怎样
耍赖败家爱面子又不犯法
不鸟我?
那算了吧

我 喜欢这样的自己

2007年12月9日星期日



不经意间
你渐渐地透露出
你在乎的东西

出卖你的
不是眼神
而是语言

诋毁别人等同诋毁自己
赞美别人等同提升自己

真诚 坦白
看似不难
可是又要顾及颜面
实践起来
何来容易

人逐渐地变得虚伪
我也是
那就是为什么我偶尔会
前言不对后语

有空的时候
细心观察 人的言语吧
或许你会发现
经过刻意包装的语言
更容易显现出人格


2007年12月8日星期六

星星之语



同样的事情
看在不同人的眼里
就会创造出无数的变化

这段恋情
受到了恶魔的诅咒

家庭背景的差异
亲友们的不看好
父母的反对

这段恋情被标上
三个字
不 可 能

在一个繁星密布的蓝色夜晚
这双恋人
在不同的地方
对着天空
问了一个同样的问题

我应该 继续爱下去吗

星星移动了
排成了八个字

不 应 该 因 为 不 可 能

结局是美好的
还是悲哀的呢

不应该继续 因为
不可能有结果
还是
不应该因为不可能
而放弃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诠释方法
这小故事的结局
让你自己去填写

星星的语言
你听懂了吗

2007年12月7日星期五

惊人的飞机


一连被放了五趟

有些 理所当然
有些 理直气壮
有些 风流潇洒

我想我 学会了
不再 执着
不再 想去问
为什么

没关系
五个人
旅行 还是去得成

曾经傻傻地以为
其他人
会重视 这个旅行
会认为 这个旅行
能够为我们的 中学生涯
画上‘完整’的句点

以后相聚甚难

你有你的理由
我有我的无奈

2007年12月5日星期三

拥抱

尽兴地玩乐后
我 一个人提早离开
来到了 熟悉的广场


我慢慢地游荡
曾经拥有过的回忆
经过时间的洗刷 却异常固执地
在脑海里 一一弹出

这儿的一点一滴 看似平凡
里边却隐藏着对我的 不平凡

抱过的洋娃娃 依然微笑着
过往的人们偶尔会看她
一眼 两眼
个性单纯的她 是否了解
人 是喜新厌旧的呢

曾几何时 自己
渐渐地喜欢上
这个 人烟稀少的广场

一首古老的英文歌
传入我的耳内
四周围的节奏
慢了下来

哼着莫名的旋律
跟着自己的步伐
跨步踏入一家中文书店

这年头 经营书店
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
看书的人 并不多
更何况是看中文书的

折扣高达70%
低价贱卖
可怜的老板
可怜的书籍

是时候回家了

隐藏了的句子
仅显现于有缘人之目
请其务必紧闭双唇
不透半字
感激不尽

我不是说过了吗
隐藏了的事实
更是容易凸显出它的形状


2007年12月4日星期二

特假



考完了
想通了
不再追究过去的错误
错了 就错了
既然改不回 那就算了

现在
正式 放假
这是一个没有开学的
假期

这个假期
看似很长远
远得可以看见
一丝丝的未来

不会再希望假期慢点结束
不会再希望时间停顿
不会再希望假期无故延长

突然间 有点怀念
这小小的希望

缺了开学的假期
就如缺了口的圆圈
拟补不了当中的遗憾

如果你的假期尚有开学
愿你能珍惜
这种青涩的 希望

对我来说
2007年的年终假期
还真是
特别的假期

2007年12月3日星期一

不送



赖在家里的病魔
走了
呆在病房里的人
出院了
我们都打从心里
觉得开心

三位清道夫
光顾了 我的家
家里最大坨的垃圾
被带走了

天网恢恢
疏而不漏

滋事的家伙走了
矛盾兼无奈的表情
深深地刻在他父母的脸上
僵硬的微笑
庆幸 还是 伤心

该走的都走了
暴风雨后的平静
能持续多久呢

2007年12月1日星期六

泪雨



隐瞒了的实情
更凸显出事实的形状

整个早上
我一直在忍着自己的眼泪
我不想把家人吓坏

出去买东西时
我驾着摩多 载着弟弟
脑海里盘旋着
埋怨上天的每一句话

为什么
上天要对你这么不公平

目送着弟弟走进咖啡店
眼泪脱框而出
就像断了线的珍珠般
滑落了下来

我想走过的路人
一定都被吓坏了吧
我一直反复地抹干我的眼睛
可是 抹了许久
眼泪仍然继续滑落

我深了好多个呼吸
四十多年来
你 真的没有幸福过
或许 十七年前
你曾经以为你找到幸福了

我努力地控制了自己
把弟弟送回家

今天的下午
显得特别难度过
你打来了一个电话
你 要我放心
你说你很好

我真的不知道
你隐瞒了什么
早上某某告诉我的
是真相吗

只要你能好起来
一切都不重要了
真的

我的眼泪
不是珍珠
是一场我恨不得它快点结束的
大雨

对了
感谢ahbi的生日会
至少暂时让我
轻松一下



电话里头
传出微弱的声音
被打劫了
人在医院

不想让我们担心
所以总是说
没什么大碍

不停地呕吐
听了很感到心酸
头敲到了 肿了
必须接受扫描

出门前
婆婆问我
你还有心情去逛街

婆婆很担心
她很焦虑 无奈
那个表情 逗留在我脑海里
良久

愿明天的扫描结果
一切都没事

强盗 垃圾
没分别


2007年11月29日星期四

怎样



人的脑袋 真的很奇怪
或许应该说
我的脑袋 比较奇怪吧

无聊时
把往事当电影
专挑悲剧不跳喜剧
把自己平淡的心
葬入最黑暗的海底

有时候
忙 是调剂我脑袋的良药

忙着读书
忙着拼游戏
忙着败家

当我很忙时
脑袋的空间 渐渐地
越变越狭窄
没有多余的时间
去回味

特地设定的铃声
好久都没响了
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再响了

戴佩妮的歌
如果我们现在还在一起 会是怎样?

唉 自己依然很
犯贱

2007年11月28日星期三

延续这样



延续着原本的平静
构成平稳
也就是中规中矩
维持现状

好处多了一个
坏处就多了一个
永远保持在那个水平

就像我听过的一个故事

两个在固体里的粒子
拉开了它们

它们就会互相吸引

把它们逼得太紧

它们就会互相排斥

它们永远保持着

一定的距离

一直平稳地在一起


或许
平稳地保持现状
是最佳的解决方法

或许
不要跨越
那条界限
会是最好的


2007年11月26日星期一

平静



考试差不多结束了
每个人

都卸下心中的大石


渐渐地
平静了下来

压力 仿佛
在一瞬间
消失了

没错
是很轻松

可是
却又有淡淡的失落

和阵阵的空虚
一点又一点地侵蚀着


预期中的东西
没有发生
曾经的期望

同样也没有发生


蓦然回首

不经觉得当时的自己

多么地可笑

2007年11月25日星期日

遗憾


坏了的东西,总是很难处理。礼物坏掉了,更加难处理。

我朋友去日本的时候为我买了一个金属型的钥匙圈。这钥匙圈上刻着道路平安,所以我就把它扣跟我摩多的钥匙。有一次,有个亲戚跟我借用我的摩多去买饭。回来时,钥匙圈就断成两半,他尝试做无谓的解释,而我选择沉默不语。我一度想把它丢进垃圾桶,但是却没有这么做。这个坏了的钥匙圈,不但拥有纪念的价值,还有我对它的‘习惯’。于是,我把它冷藏了起来。或许,我在等待哪一天,对它的依赖淡了,才来丢掉。

在五年级的时候,我买了我的第一本漫画书。然而,现在那本漫画书只剩下一半,另一半被时间吃掉了。丢掉吗?它可是我的第一本漫画;收藏吗?不过是把它塞进快爆的书橱。话是这么说,但我还是选择了把它留下来。

除了这些小东西,庞大的东西坏掉了更难处理。就比如说,很多人都把旧型或坏掉了的电脑摆在家里。重用这些电脑似乎是不可能了,你问他为什么还将坏了的电脑摆在家里,他或许会撒谎,或许会跟你说他也不知道。

然而,这些依靠着人们淡淡的依赖而存在的东西最怕的就是‘搬家或大扫除’。在‘搬家或大扫除’时,人们往往会变得很果断。或许你会说这很莫名其妙,很荒唐,可是你是不是也干同样的东西呢?看来矛盾的思绪为生活增添了不少烦恼,也因为这些烦恼被解决,人才会过得充实。

我的monitor坏掉了,所以新的monitor明天会被送来我家。我要处理的垃圾,貌似又多了一样?现在我的荧幕可是完完全全地走色了。尽管我的眼睛很痛,我还是面对着它,打完这篇文章。这三年来,这monitor陪伴了我无数个日子。就当作冷藏或丢掉之前,把这篇文章献给我的monitor,希望它不要怪我在这几个星期拼命地拍打它。不知你相不相信,我的荧光幕突然间变得很亮。

2007年11月24日星期六

电影·我语


我不常看电视节目,因为我挺懒得打开电视机。然而,今天绝对是个例外。我打开了电视机,看了一部单片。这部戏的名字叫做<<别惹我>>。

故事是由一场争吵开始,地点是在古董店。一名男DJ和一名女作家为了一张古老的唱片而吵了起来,而女老板则劝架不遂。故事过后发展成两条主线:DJ和女作家的摩擦 以及 女老板遇上另一个中年男人的故事。整部电影给我的感觉很温馨,配乐也很好听。

女作家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做‘旧欢’。我觉得很有意思,所以分享下:

我有一把白色塑胶把的雨伞,买它的时候喜欢它雪白可爱,瘦瘦长长,简直像个鹤立鸡群的美女,可惜这种美女偏偏不耐看,风吹雨打久了,颜色从白变黄,还多了雀斑一样的污迹,而且瘦长是没有用的,哪里有折伞那么善解人意呢。

  于是我开始动手制造各种机会,趁下雨天带它出门,左搁一会儿,右放一下,希望一下子大意忘了拿,让它自动消失,大家无痛分手,我就可以理直气壮买一把新的,多好!

  失宠的人通常最敏感,有一天,它突如其然地不见了,完全不用花我任何心思。伞也有自尊,问题是……等一等,我还没有准备好。不行!它不可以没经我同意就玩失踪,我变得一心一意要找它回来,花尽心思去想,到底在哪弄丢的呢?书店、餐厅、还是公车、地铁呢?真是峰回路转,没想到在戏院把它找到了,小别重逢,它苦着副嘴脸在等我的良心发现,重拾旧欢,大团圆结局。

  换个角度角度来看,如果我失败了,找不到了,它永远消失了,淡淡的遗憾感觉会不会更合我的心意呢?人世间的破镜重圆大概都是一言难尽!对不对?

这整部电影跟这篇文章有很大的联系。总之,就像人世间的破镜重圆,一言难尽。到底是破镜重圆好,还是淡淡的遗憾感觉会更好?破镜重圆后带来的是淡淡的习惯,可靠;淡淡的遗憾,值得回忆、留恋。
‘我们开始不吵架,每一天,静静地看电影、吃饭,然后你不找我,我不找你,就这样分手了’ 这个是这电影里的台词。静了,淡了,自然而然地想分开。这个时候,挽留也没有多大的意义吧!我记得,有几个人跟我说过:’我们越来越没有话题了‘,接下来就会做些无谓地挣扎,因为傻傻地以为可以拟补吧。就像历史一样,下一幕不断重演的情节就是一拍两散。

2007年11月22日星期四

旅人



他 深呼吸
背起行李
旅程又开始了

从东奔向南
从南溜到西
再从西跑到北
最后再滚回东

一般上
他一天应该跑个十来圈左右

然而
在这段折腾人的日子里
在一天内
他不得不
跑上整整二十圈

要是他是一个人
一定会很累吧

每一刻
每一秒

他记载历史
却又轻易地把它弄丢
他的能力无限
却从来没有人发掘


2007年11月21日星期三

Contradiction



At this very moment
I've to make a choice
between right and wrong

Devil may lead you to the hell
Angel may lead you to the heaven
Unfortunately
both of them appear together

What shall I do
I can't find the truth

Held my breath
Heart pounding

I know
this is the so-called dilemma
and perhaps
I shall be more determined

I believe in my feeling
though
it often brings me to the wrong path

I'm going to choose what seems familiar
though

I know
the correct ones always seem strange
the wrong ones always seem familiar



2007年11月20日星期二

节制与泛滥

天使病了
失常了
水龙头
忘了开 也忘了关

忘了开的水龙头
土地崩裂
龟裂的痕迹
就像散了的拼图


破碎的图案
由谁来拼
石头中间的裂缝
又由谁来拟补

有些时候
短暂的时间
解决不了问题

忘了关的水龙头
大地淹没
洪水泛滥

太多的关心 会造成压力
太多的疑问 会造成更多的疑惑
太多的留恋 会把自己封锁在回忆里

适可而止



2007年11月19日星期一

书梦

最近
我常常梦到
自己在读书

记得有一次
我整夜都没睡好
感觉上 那整夜
我都在和某某人辩论

迷迷糊糊中
看到对方
拿出一篇又一篇的马来诗
强逼我背

醒来后
完全没有睡觉的感觉
还是 很疲倦

有时真的很希望
可以在梦中
去一些很舒适的地方


这个梦境
似乎离我很遥远

2007年11月18日星期日

奇遇



果然是乡下的小路
没什么人

一丝丝微风吹过
树上的叶子摇摆着

我驾着摩多
越驾越快

突然间看到前面有
一坨狗屎
来不及刹车
因为真的太逼近了

我只好往旁边撞去
幸好还不至于翻车

有生以来
第一次感觉到
狗屎的恐怖

无聊的一天
就这样
无聊的开始

2007年11月17日星期六

影响

原来




并不是想听你说

你有多么地清高

‘难道你要我陪你担心?’

原来

在你眼中

我是这样子的

难道你的担心会对这件事有帮助吗

我看 下次

我对着墙壁说话会比较好

2007年11月9日星期五

Gift



How does he get what he wants?

Thief steals
Bandit robs
Assassin kills
Beggar begs
Merchant trades

How do you get what you want
if yourself cant make it?
The so-called friends perhaps

I stand there and stare
with empty handed

One lies
One reasons
One offers a deal

Luckily, some friends give
I treasure them

2007年11月1日星期四

炸弹


如果你 不小心
把炸弹给点着了
不要慌
你 并不是
只剩下死路一条

你可以
拿起炸弹 抛到远方
又或者 拔腿就跑
又或者 你可以尝试把火苗扑灭

千万不要
抱着炸弹 一直到它爆炸

火苗很吸引人
它把温暖和光芒
带来了 给你

然而 请不要
天真无邪地以为
这颗炸弹并不会爆炸

难道
你就没有放下炸弹的能力吗
你将它抱了起来
当然也有能力将它放下

不要等到爆炸了
遍体鳞伤后 才来后悔

鉴定是炸弹
或 是苹果后
就要做好选择了

要记得 你永远有资格去选择
放弃 或 坚持

2007年10月30日星期二

无聊的一天



一大清早,我家就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对面的阿嫂又来我家串门子!她是一个典型的老姨,为人不错,嗓门很大,讲起话来跟吵架没什么两样。于是,我就被她给吵醒了。房间外,她那无聊的谈话内容渐渐地传入耳边,脑子也慢慢地分析她说的每一句废话。今天的内容是她的儿子生病还没好,还有她对现代年轻人的看法及保险是垃圾。没错,我美好的一天就由她的声音开始了... 但是,绝对不会由她的声音来结束!

早晨的时光一页继一页地漫步在高数的参考书上。我在做什么?这个问题至少重复三遍以上。这些复杂的方程式逐渐地将原本很清醒的脑袋钝化。 肚子饿了,喝了一杯堪称早餐的美禄。于是,所有氧气都拿来消化饮料,脑袋缺氧,集中力下降![不要怀疑,我是在鬼扯!]读着读着,不知不觉中身体又溜回床上;读着读着,不知不觉中手里的参考书变成了漫画。

中午来得很快,去得也很快!所以我已经忘了在那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等我回过神来时,我已经在电脑面前阅读着一篇撞死摩多骑士的文章。哈哈,驾摩多果然很危险,真不希望在未来里我会因为车祸而死掉。看完后,我便继续读我的书。我坚持了一个小时多!真高兴!呵呵!过后,我突然发觉嘴巴痒痒的,就跑去买冰淇淋来吃。

老实说,这整个‘无聊的一天’的高潮就在于此刻: 我申舌头去舔那个冰淇淋的时候。冰淇淋刺激了我舌头上的每一颗味蕾,于是火星爆炸了。[为什么火星爆炸?这你要问‘中华一番’的作者了,他每次都这样画]四块钱一支冰淇淋虽然有点奢侈,不过算了,喜欢就好!接下来,蒙蒙细雨飘落了!貌似又要下大雨了... 我很不爽下雨天!

下午四点,点心时刻。我挖了4片阿姨带来的cookies来吃。她问我好不好吃,我则回答她下次要带更多来。我照了镜子,真的很不爽现在这个发型。万万全全被剪烂了。一下是他人的意见。
朋友形容为‘七十年代’
婆婆形容为‘中庸’
弟弟形容为‘alabai’

时间很快就走到了七点,晚餐时刻。婆婆宣布说她会炸Miku[类似馒头的食品]来当晚餐。我吃了三片[被逼...] 其实很好吃,不过吃不饱。于是,八点的时候我又得去买饭来吃。黑夜女神的裙子将整个天空覆盖,那熟悉、善良又闪亮的星星并没有出现。我想他们已被那些和_ _ _[填字游戏!]的脸皮一样厚的云层遮盖了。没了笑容的天空,一点都不美。

寂静的夜晚,没有虫鸣。为了完成早上定下的计划,美好的夜晚时光都被糟蹋了,我又要读书了... 沉重的眼皮一直快压下来,越读越想死.. 不不不,是越读越想睡。困难和黑暗的时段总会度过,我相信在黑暗的背后会有光明的!好不容易在11点半左右成功跑出了黑暗的隧道,投向了正义的怀抱!无意间撒了个白痴的谎言,却有个白痴相信了还打电话过来...

晚上终于有空了,打开电脑,上网。和岚玄聊了一下,祝他明天读书成功=] Jason说下次来槟城要请我吃寿司!哈哈!还有一个刚买手机的,貌似是先进仪器的白痴。夜了,大家都睡了,

晚安

2007年10月29日星期一

2007年10月28日星期日

问号



老实说
我不是很懂得用
标点符号
而且 我不喜欢
问号

有时候 一个问号
会让我抓狂

有时候
当我很认真地跟人家谈一些东西
当我说了一大堆后
别人回复的是
两三个问号
我 还真的会被气爆

如果 真的不明白
就说出来
哪里不明白

两三个问号
我还真的 不知道怎样接下去
当我很耐心地把全部东西再说第二遍
得到的又是问号

那我
无言了

问号的洪流
貌似越来越严重

问号 你可不可以低调点啊

2007年10月27日星期六

毕业



毕业典礼
结束了
我 真的 毕业了

星期四那天
大家都成了
大明星 兼 忠实粉丝
每个人都
忙着签名 又 忙着索取
别人的签名

毕业典礼当天
大家又变成了摄影狂
不断地拍照

记得两天前彩排时 副校长说
你们毕业典礼当天不要带手机来

毕业典礼当天 副校长说
请把手机关起来

沉闷的演说让人昏昏欲睡
当然
他们的演说 并不是很重要

真正的高潮在尾端
全部人一起唱
童话 和 约定
毕业了 我们的人生
不再是一个童话

接下来
隆重地 抛领带仪式
抛得好高好高

毕业典礼后
和同学们去吃毕业餐

最后一刻
大家说声
拜拜

希望
这次的离别意味着下次的团聚

我 好像也喜欢上
这句话
虽然 有点儿老套

2007年10月25日星期四

奇异趋势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为什么
你要突然间
讲广东话
因为比较CLASS

为什么
你要突然改信
基督教
因为比较CLASS

为什么
你只听
西洋音乐
因为比较CLASS

这些都是
发生在我周围
活生生的例子

我不是想说什么
也不是想批评什么

每个人都有
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

主观或客观
真的 有比较CLASS吗
你自己决定

2007年10月21日星期日

礼物


Image Hosted by ImageShack.us


那一天
我 一个人
走在购物广场
想着 要怎样给你一个
生日的惊喜

常去的礼物店
关了

我 走着走着
一直找不到
一份 适合你的礼物

一个人 看了一场电影
那是一部 不好笑的电影
旁边的印度人看得很开心
而我 还真的
笑不出

命运的安排下
话框里的灯泡亮了
我 想到应该买什么给你

买了 包装了
礼物 看起来
还真的 很精美

那个晚上
你告诉我 你不要了
我的礼物
你 不想要

现在回想起来
我还有点可怜 十天前的我

你的生日
也已经过了八天
礼物 还放在我家里
已经 不打算送出去了

曾经 打算过
要把礼物 送给别人
曾经打算过
要把礼物 直接
丢进垃圾桶

礼物 或许我应该留着
潜意识里
我 已经把它当成
属于你的东西

虽然现在的我
对你没有任何的留恋
你的残酷让我醒觉

但是 至少
那份礼物可以代表着
你在记忆里曾经存在过
就像你在我眼里
也只是回忆里的一个人物

2007年10月19日星期五

月亮和地球



有人说
月亮 其实是地球的一部分

有一次
在陨石猛烈地撞击下
月球
从地球分裂了出来
从此 只能绕着地球走

地球 没了月亮
就像 没了心脏
他的中心
是空虚的

或许 地球的正中央
是空洞的
他 很伤心

于是
他 尝试把所有的东西吸进来
万有引力出现了

而万物
也就可以牢牢地站在地球上


2007年10月17日星期三



沉闷的味道弥漫于 四周
眼睛 累得
睁不开了

每一天
我人生的舞台上
都上演着同样的情节
计划一切
坚持不下去
失败
内疚

这样子的肥皂剧
看久都会闷

家里的人
靠着称为血缘的绳子系着
然而 都不是至亲

他们 都挂着
虚伪的笑容
千篇一律 又愚蠢的谎话
他们 还真的不会累

时间将我和大考的距离
拉得越来越近

一天又一天
我 仿佛看到
他巨大的影子
锐利的眼神
警告着我

别再 虚度光阴吗

2007年10月14日星期日

枷锁



前阵子
不知不觉中
无形的枷锁把我捆住
我 喘不过气来

它让我 渐渐地
失去了表情
亦 没了笑容

我 那么地不争气
心甘情愿地让
它把我勒住

冰冷的金属
将我覆盖
我可以感受到
枷锁的重量
重重地 压在我的身和心上

而我
被痛苦 吞没

时间 向我伸出援手
我 拒绝了
我竟然舍不得离开

难道 地心引力变强了
为什么枷锁的重量
越来越重

我 开始懂了
我有解开枷锁的力量
原来心灰后
放弃 不再是苦难

挣脱了
留下的痕迹
成了
回忆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