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日星期三


得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得不到的葡萄,或许不会比曾经在自己手上但却失去的葡萄来得酸。

那种感觉,正确来说,比较像橙。

橙是一种很酸的水果。甚至,凭空想象:『一粒橙在眼前,用手慢慢地拨开,酸的味道传入鼻子,拿起一片,然后往嘴里送,放到舌头最能感应到酸的地方,大大粒咬下去』也能令我感到很酸很酸。

酸溜溜的橙汁融合进了自己的血液,在心脏的周围来回周转。

分不出是橙的酸还是心脏肌的酸痛。

『最怕此生 已经决心过 自己 没有你 却又突然 听到你的消息』

4 条评论:

阿樂 说...

你那天叫我想象的橙子出現了

匿名 说...
此评论已被博客管理员删除。
白日梦 说...

hello~你好=)
第一次在这里留下脚印。
由于1218是我男朋友的生日,所以想请你到府上http://love1218.blogspot.com/来留下你的祝福,请在“收集祝福”那边留下你的祝福,哪怕只是生日快乐四个字都好^^
谢谢你=)
祝你愉快=)

kim. 说...

好久不见
我好喜欢这篇